400-151-7557

大唐铁壶 >> 大唐铁壶学院 >> 壶文历史 >> 学院详情

平凡的世界编剧葛水平:铁壶润水是低度的瘾

时间:2019-08-26 来源:大唐铁壶

葛水平,山西沁水人,一级作家,《平凡的世界》编剧。中篇小说《喊山》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,电影《喊·山》在国内国际热映并获奖。


以下内容出自葛水平。


从前的沁河人家,火炉上整日都坐一壶水。

 

壶是铁壶,壶里的水一早到晚都冒着青气,青气蒙在脸上,仿佛过日子的温暖。铁壶里的水大开时,本身就是激动,容不得你偷懒。铁壶挪开,一坨和好的稀煤糊进去,火口上半边火苗扰动着。


640.webp.jpg

 

母亲说:铁壶润水,只有铁壶里的水喝进肚子,人的身体才不缺铁,脸上才会生出红润。

壶中的青气是一个家族的势,“势来不可止,势去不可遏”;是“烟霏露结,状若断而还连”的生命延续之气,也是“寓于寻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间”的清正之气。

 

在越来越复杂的记忆中,我越来越喜欢回忆从前的烂漫。带有丰收意味的景象,在我看来始终都是生存的一大快乐。但工具在进化。人们认同的观点是:进化中快速进化。

 

铁壶保留着因沉默而滋生的锈迹,安静而苦涩地作为“民俗”馆里的摆设道具。世间惟有时间是无法证明的。


640.webp (1).jpg

 

如今,买一件各种花样的新壶太容易了,相比之下,留藏竟然需要决心。

以前的家难道真老了吗?记忆一旦被物件保存,就容易定型。

 

我曾经无知地认为:短暂的丢弃可以召回文明的轻便。就这样,一切都打入了错误的程序感情的反刍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变化,一定要来证明人多多少少都是怀旧的动物。


640.webp (2).jpg

 

自认为遗忘过的事情浅浅的,哪知很快就被现实压成了一层灰。我说我头晕。医生说:你有可能是缺铁性贫血,要常喝铁壶水。

 

铁壶是藏着乾坤的呀。

 

我渴望回到用铁壶的时代,看着我的亲人,像果实一样紧紧守护住自己的内心的核质。


640.webp (3).jpg

 

想着时光对于我的意义,我没有必要跟着新鲜物事走,时间中我已经失去了很多。

想起陆羽《茶经》中描述过的茶馥,正是铁壶的前身。茶馥——铁釜——铁壶的演变过程,古人总是比今人生活得智慧。

 

老铁壶为年代之作,釜师制作铁壶,无不受日本美学“侘寂”及日本茶道之“和、敬、清、寂”的精神所影响。

 

从茶师到茶客到茶具到挂轴到茶花,均以静为旨,以求得悟中感知雅美,静中品味动美。


640.webp (4).jpg

 

侘寂,是美学意识的一个组成部分:一种欣赏旧物之美的态度。

 

侘是简朴,追求的是俭朴与收敛,无需繁华,不要装饰;

 

“寂”是古旧,经过岁月的洗炼,物品自然留下的痕迹。

 

侘寂指的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一件事物渐渐剥落其表象,流露出本质,超越外在和时间的美,不虚张声势,却历久弥坚。

 

失去了侘寂,与生活短兵相接,人的日常成为一种表演。我们都需要擦去时间的灰尘,回到从前,田野、四季、一片日光下,日光下铁壶的流口冒着青气,那一缕青气突然和许多消失的岁月贯通了。

 

640.webp (5).jpg


一个城市一定要找到自己的魂。魂,不是政治,也不是经济,是文化。

 

文化才是城市的魂。做一件与文化有关的事情,几代人延续,那一定是一个守得住决心和信心的城市。

 

铁壶是传统工艺,因为实用功能发展起来,它有着强烈的传统文化和地方文化色彩。


640.webp (6).jpg

 

我感觉到了怀旧是一种低度的瘾。没有大悲大喜,淡淡的,似有若无。

 

我喜欢被煮水的青气包裹起来思考人生,思考生活:做女人,不做老人。哈,我脸上喝出了妈妈看见过的红润。如你懂得,也买一把铁壶,铁壶润水。

TAG关键词: 编辑:月英

精品推荐 更多>>

合作伙伴:日本传统工艺士会 南部铁器传统工艺士会

堂口支持:御釜屋 云色堂 田山铁瓶工房 铃木主善堂 铃木盛久工房 虎山工房 长文堂 荒井工房 平安松寿堂 菊地保寿堂 喜泉堂 畠春斋 般若铸造所 大渊银器 早川器物 银祥堂 

法律支持: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

总部地址:上海市黄浦区北京东路668号科技京城东楼17层

官方微信号
官方手机站